微巍微巍呀

我站在长长的队伍里,等着领我的一小把糖,队伍很长,我没领到。

人生只有两种:一种是过日子、讨生活,维持多数人几十年、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习惯和伦理秩序,这种人占95%;另一种是剩下的5%,他们创造生活,改变命运,他们是第一种生活的叛逆者,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和道德标准。
企业也是如此:95%的企业应付市场、维持门面,只有5%的杰出公司才创造市场、改写规则。
他们是自己宗教的教主,也是创新的自恋狂,他们用自己特有的创新方式,改写着人类商业的文明史,使自己在旧的主流方向改变,支持自动程序其力量,成为新主流中的最前端,永远创造,永远活着,永远是主流。
——《岁月凶猛》冯仑

日常,开学了,考研党们加油呐!
恋爱中的情侣们,祝好呀!
🙈

断断续续用了快两个月把《二十二》这部电影看完了,印象最深的她们年迈但又对生活保有热情,在太阳底下舒服的眯着眼,看着喂着院里的猫,温柔又有力量。 ​​​

我说“我永远爱你”不是指我十年、二十年、五十年之后还会爱你。而是指我现在在这一刻对你的爱让我有勇气说“永远”。

于是我决定忘记我决定不见你
于是我北上北极熊的肚皮是你
于是我南下南十字的星光是你
于是我东游北海道的汤泉是你
于是我西游莫高窟的砂岩是你

小北,路上好大风雪,车灯照不出五米,五米里也全是杀气腾腾的雪花乱撞,让人生疑后面是不是有掩杀过来的军马。小北,你若在,会不会同我一道极目远眺,抵近视击。我想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笑场》

6.9 第一眼见到开封城墙真的比郑州商城遗址好看太多,不想吭气,郑州城墙已经成了蹦野迪的去处…晚上去吃大名鼎鼎的丁角街夜市,第一天下雨没什么人随便吃吃逛逛
清明上河园真的超级值得一逛尤其学生票半价!第一次看马战《岳飞枪挑小梁王》,说开炮真的有炸点,说放箭真的有大呲花!幸亏天阴没太阳要不然就晒死了哈哈哈,真的超级多好玩的,各种大秋千啦水车啦玩得衣服都脏了哈哈哈
晚上回来又杀回丁角街吃一遍去大宋御河湖边走了一圈,湖边有人钓鱼,还有一群人玩弹弓??也是很惬意哈哈,转完又回去吃一遍,有几家炒凉粉??排队人超级多,时间宝贵就没有排队。
最后一天上午去了包公祠,没什么看的随便看看就去火车站坐车回郑州啦!
特别想看清明上河园的晚上实景演出!
想起来上周一起床还在想什么时候能到周五呀,转眼就到了开心开心激动激动的周五,又转眼我们又回学校啦哈哈哈哈哈
Happy days~

「如果一个流浪人走进了你的帐篷,
给他面包、盐,让他坐在炉火边。
给他酒喝,让他的血液循环流畅,
可是,你永远不要问这个外乡人。
他来自哪里,现在要去什么地方。」
——亚力山大·托马《流浪者》

「小北,我很久不说轻薄的话了,无论是对世界还是对你。内心逐渐痴肥,人格逐渐呆板,面目倒是一如既往地可憎,这让我略感欣慰。我师父说,我无端发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小北,我想念你的次数却没有减少」
——《笑场》